DSC02871.jpg

結束仙台車站的美食快閃,捧著快滿出來的肚子,搭上新幹線繼續前進我未曾到訪過的東北深處。

DSC02833.jpg

秋田新幹線的列車こまち(小町號),行駛於東北新幹線本線時會與開往青森的東北新幹線列車串聯行駛,過了盛岡站後才會分開。所以在仙台搭車的時候要注意不要搭錯車廂,之前在山形新幹線時就踩過這個雷。

DSC02835.jpg

DSC02836.jpg

DSC02837.jpg

田澤湖車站蓋得很有特色,外牆是玻璃帷幕組成。挑高的站舍空間,大部分是作為觀光介紹所。

原本是想要租車的,但後來覺得沒有在大雪中開車的經驗就要挑戰開山路有點冒險,最後還是決定搭巴士。田澤湖車站可以搭乘羽後交通的「田澤湖一周線」巴士,中間會在幾個比較有名的景點稍作停留,有點像是觀光巴士。

DSC02840.jpg

從仙台搭乘新幹線到田澤湖,多數人在盛岡就下車了,在田澤湖站下車的人也寥寥無幾。搭乘這班田澤湖一周線的,只有我一人。

DSC02838.jpg

DSC02839.jpg

DSC02841.jpg

DSC02842.jpg

DSC02843.jpg

DSC02844.jpg

DSC02845.jpg

DSC02847.jpg

隆冬之際的田澤湖,除了偶爾出現的稀落房舍與行車,天與地,湖與山,全被粉刷成了一片灰白。

DSC02848.jpg

DSC02849.jpg

彷彿被我一個人包車的田澤湖一周線公車,紅色的車身在雪地上格外顯眼。

第一個停留站是「潟尻」,這裡是田澤湖畔最知名的景點辰子像所在地。

DSC02850.jpg

湖畔有一些餐廳與紀念品店,此刻看起來是沒有營業的。

DSC02851.jpg

DSC02852.jpg

DSC02853.jpg

佇立在湖畔的金色辰子像,在一整片灰白世界中顯得十分耀眼。

田澤湖的面積在日本排名十九,深度則是排名第一,達到 423.4 公尺。由於水深差異的關係,陽光反射之下湖水會呈現從翡翠色到深藍色的變化,被稱為日本的貝加爾湖(全世界最深的湖泊)。

DSC02855.jpg

DSC02856.jpg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既然有湖就會有傳說。從前在田澤湖的湖畔的神成村住著一位名叫辰子的女孩子,辰子是稀有的絕世美女。但是當辰子發覺到自己的美貌的那一煞那開始,辰子就一直希望能保持年輕貌美而到村莊後面院内岳的大藏觀世音菩薩祈禱百日百夜。觀世音菩薩被辰子的誠意感動,指示辰子去喝在北邊湧出來的泉水。辰子越過院内岳順著森林的道路走,便在岩石和岩石之間發現了清澈的泉水。辰子很高興得用雙手捧了水喝下去後突然覺得很渴,但是無論喝多少卻多沒辦法解渴。辰子趴在地上繼續得喝,當辰子回神時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龍。變成了龍的辰子潛入田澤湖的湖底,成了田澤湖的主人。

因為辰子一直沒有回家,辰子的母親擔心的找到了田澤湖。看到了變成龍的辰子,傷心的母親把火把丟入湖中,火把便變成了魚。這就是田澤湖國鱒魚起源的傳說。根據資料館的解説,國鱒魚最長可達30公分,全身黑色,以湖的深處為住處,只有在產卵時才游到淺的地方。

日本北邊沿岸有個稱為八郎潟的湖。住在這裡的龍也是由名叫八郎的人所變成。八郎逐漸的被田澤湖的主人辰子吸引而辰子也接受八郎的情感,之後八郎和辰子就一起住在田澤湖。八郎潟自從失去了主人之後湖水逐年減少。

以上傳說引用自日本見聞錄。祈求青春永駐是很常見的故事設定,例如中國的嫦娥奔月。人類對於無法解釋的自然現象總是會用一些穿鑿附會的故事去理解它,即使如今科學已經能夠解釋了,這些故事依舊會留存下來。比起死板的科學理論,浪漫的傳說故事更能留在人心中,也讓這些景點鮮活了起來。

DSC02857.jpg

DSC02858.jpg

DSC02859.jpg

DSC02860.jpg

DSC02862.jpg

DSC02863.jpg

DSC02864.jpg DSC02881.jpg

辰子像旁邊還有一間小小的神社漢槎宮,又名浮木神社,因祭祀漂流至此的浮木而得名。有賣魚飼料給遊客餵魚

DSC02884.jpg

田澤湖在過去曾是日本清澈度排名第二的湖泊(僅次於北海道的摩周湖),但在 1940 年由於建設發電廠的關係而由引入了玉川溫泉強酸性的水,導致湖水急速酸性化,也造成田澤湖生態的浩劫,其中包括田澤湖特有種的國鱒魚絕種。

但是 2010 年時,竟然在山梨縣的西湖發現了國鱒魚!原來在國鱒魚絕種之前,有人將國鱒魚的受精卵送到了其他的湖泊,因而奇蹟地存活了下來。目前由於田澤湖依舊不斷引入玉川溫泉水,雖然經過中和處理但水質仍是偏酸的,只有耐酸性的魚種能夠存活。

現在有將國鱒魚重回田澤湖的計畫進行中。

DSC02865.jpg

DSC02868.jpg

沿著浮木神社繞一圈,這時又下起雪來了。

DSC02873.jpg

DSC02866.jpg

DSC02869.jpg

DSC02877.jpg

原本已經很模糊的山色變得更為朦朧,有如墨色未乾前又用清水漂洗過的水墨畫。

DSC02870.jpg

DSC02874.jpg

DSC02871.jpg

DSC02888.jpg

DSC02890.jpg

DSC02891.jpg

大雪紛飛中的金色辰子像是這黑白世界中唯一的顏色。

DSC02876.jpg

DSC02885.jpg

走回街上,看到湖畔的商店與餐廳,才有回到現實的感覺。

DSC02893.jpg

DSC02894.jpg

DSC02895.jpg

DSC02898.jpg

回到車上,司機發動巴士,緩緩行駛在大雪中的田澤湖畔。

DSC02899.jpg

DSC02900.jpg

第二站的「御座石神社」,由來是 1650 年秋田藩主佐竹義隆來到田沢湖遊覧時,曾坐在這邊的一塊石頭上休息。

DSC02903.jpg

DSC02905.jpg

紅色的鳥居矗立在積著厚厚白雪的湖畔,很好看。

DSC02901.jpg

DSC02906.jpg

DSC02908.jpg

DSC02907.jpg

DSC02909.jpg

御座石神社除了祭祀事代主神和綿津見神之外,當然也祭祀了化身為龍的辰子。

這邊的遊客比辰子像更少,只有我一人而已,積雪非常之厚。我想起前陣子去滑雪的同事說的話,於是找了一片乾淨的厚厚積雪,整個人躺了進去。

全身被雪包覆的感覺,真的什麼聲音都聽不見,眼前只有兩旁高聳的松木,以及緩緩落下的飄雪,整個世界只剩空白與寧靜。

DSC02910.jpg

短暫體會了一下超然物外的感覺,回到巴士上,也結束田澤湖一周線的行程。

回程我想說回車站的話附近什麼也沒有,只是等車也很無聊,於是提早在「田沢湖畔」下車。一邊等待從車站開往乳頭溫泉鄉的巴士,一邊就在湖畔走走。

旁邊有一棟「田沢湖レストハウス」(田澤湖 Rest House),有提供稻庭烏龍麵、きりたんぽ(烤飯棒)鍋等秋田料理的餐廳,當然也有土產店。Rest house 旁邊還有田澤湖遊覽船的乘船處,不過這個時候遊覽船是沒有營業的。

DSC02915.jpg

可能因為下午的關係,餐廳也沒有營業,不然還真想吃碗熱熱的烏龍麵呢!

DSC02912.jpg

土產店倒是有營業的,還有稻庭烏龍麵製麵過程的展示室。只是除了我之外沒有其他的客人,沒打算消費的我實在也不好意思一直賴在裡面取暖,於是又出來晃晃。

DSC02914.jpg

Rest house 後面說是可以看到秋田犬和比內土雞(當然不可能關在一起),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天氣太冷都沒有看到,不過我也沒有特別感興趣就是了。

我很怕狗,然後比起籠子裡活跳跳的土雞,我更想看到的是親子丼或烤雞肉串...

DSC02917.jpg

湖畔應該是有規劃步道的,不過這時候完全都被厚厚積雪覆蓋。一步步走起來有點艱難,索性就這麼站著。

放眼望去,仍是一整片的灰白世界。冷冽、嚴厲,卻有種不可思議的安心感。這是一個人旅行的孤寂,但眼前的世界又讓人完全忘記了這份孤寂,只有感受空間與時間都靜止的現在。

可惜我畢竟不是文青無法吟哦一番而是直打哆嗦,這種天氣待在湖邊真的還是會冷哪。幸好不久後,開往乳頭溫泉鄉的公車來了。車上的乘客不少,大家的目的地都是相同的吧!而那又是另一個溫暖的世界了。

 

田澤湖觀光協會網站 http://www.tazawako.org/

仙北市觀光網站 http://www.city.semboku.akita.jp/sightseeing/spot/04.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olaire 日出風

reikay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